76人的扛把子恩比德大帝

去年一月底,在观众投票中对勒夫大反超后,却在球员投票与媒体投票中应声下沉。的确,去年的恩比德在回归球场后不可思议的表现加持之下,终于让他摆脱了谐星的角色,但背后有关健康的问号却如魅影一般挥之不去,加上上场时间不够多也的确让大家有所疑虑。但恩比德失望的反应却十分富有玄机,把事情跟刚结束不久的美国总统大选希拉里比川普普选票多相连结,也不知是有意挖苦,还是在耍嘴皮子,还是背后对于明星赛应回归观众票选的暗指,总之令人不禁莞尔。

与其说是成绩的进步让他最终成为一个全明星,不如说独特的人格特质跟另辟蹊径的社交操作,让他跨入了全明星的阵容。毕竟会打球的皮囊千篇一律,会打趣的皮囊倒是万里挑一。在这篇文章当中,我不会过度强调恩比德在场上的典型成就,而是让你从另外一个角度认知到,他是一个真诚的捣蛋鬼,但也是个温暖的天才。也是因为他用了别于常人的方式贩卖他的人格特质,最终才让他获得全明星赛先发的肯定。

十六岁大,初次从喀麦隆来到美国接受正统篮球训练的恩比德,在刚到美国时其实深受文化冲击所苦。他在喀麦隆家乡的第一外语其实是法文不是英文,本来家里希望送他去欧洲接受排球俱乐部的青训,篮球在恩比德的人生当中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变奏曲。在巴莫特的协助下能解决的只是训练上的安排,但对恩比德来说,远离爸爸妈妈,感情很好的弟弟,以及他从小到大的舒适环境,陌生的语言、不习惯的食物、不一样的同学关系,对他来说都是一个恶梦。

最重要的是,美国的小孩对非洲的现况缺乏了解,大多数都带着异样且先入为主的观念看待恩比德的出身。事实上恩比德家在喀麦隆是中产阶级,爸爸是个爱打手球的军官,若非经济上算得上小康,怎能有经济实力培养恩比德打排球直到中学;而且恩比德其实是一个很有教养的孩子,这一点可以从曾经与他做队友的人那得到佐证。

尽管饱受异样的眼光,但他并没有对队友的偏见感到生气与沮丧,他用了一种让人搞不清楚是真是假的故事来打趣,到处说自己在非洲时幼年就杀过狮子,以此处理尴尬危机。一传十、十传百,高中大学的队友似乎都信了他的杀狮传说。最后用一种模稜两可的玩笑态度否认了这件事情,他只是想挖苦美国社会对外的无知与荒唐,并宣泄他当时还是个男孩时面对这种挖苦的真实心情。

事实上在这个联盟当中你要当一个好人,也许关键的不是你人格特质上是否受到足够的尊重,而是看你有没有八面玲珑的能力:记者、其他明星球员、公关公司,不一而足。

很多人说联盟变得越来越虚假,推特的互动、记者会得体的发言、温馨的桥段,甚至是慈善行为,通通变成篮球综艺化的一部分。这些暴露在媒体上的模范生行为,只要有八成是事实,那美国社会应该早就变得歌舞升平一片祥和,八卦机构们早就该倒闭了。而我们知道事实上并不是,篮球产业从AAU开始就充满掮客,一直以来的谦逊有礼好孩子都是一个生产线生出来的,若不等到婚外情、脱序行为的发生,直到许多明星的幻灭,大家才会知道这些才是球员事实上的样子,而不是你所看到的那般。

我不知道恩比德在他的美国梦醒的过程当中体会到什么,也许他永远不会提起。毕竟受过良好家教的他寡取易足到不需要出书去赚多余的金钱,来应付自己的生活开销。记者曾经在今年他以五年一亿四千八百万美金续约的时候询问过他签约后要买什么犒赏自己?毕竟大多数的美国本土球员都有过那种「犒劳」自己的一刻(卡哇伊例外),一辆豪车,一栋别墅,向社会宣示,自己正式步入富人阶级。但恩比德显然不需要这等门面工程。

恩比德对前来钓鱼的媒体表示:「什么都不用。我不开车,我真正需要的其实只有我的电视游戏机,还有一个足够大的电视。」虽然事实上他还默默的协助他的父母在喀麦隆老家建了一个新房子,但对他来说他似乎不需要什么真正的物质享受。他希望的是他在乎的人们一切都好,希望能够给父母一个全新的住处,离开乘载弟弟车祸过世创伤记忆的旧房子。但除此之外,他的发言充满着满满的恩比德风格:从不随媒体起舞,并且带着自己的想法面对话题。他浅白的用词与不标准的腔调却充满着自己的哲理,并且用自己的行动对抗着这个社会对他与他的家乡的偏见。

也许他真实的想法,就如同他在美国大选当天的推特一样:America is tanking. (美国正在摆烂)。你以为他是个谐星,但事实上他是个专精现世观察的哲学家呢。

作一个特立独行的自媒体很容易,但要成为一个有海啸一般影响力的人物则不容易,不然那些公关公司就不会雨后春笋一般的高速发展了。这也造成了大牌媒体人如Woj等人在社群媒体中带风向的资产。反过来说,恩比德并不在这系统当中,他出洋相的时候这些媒体也乐得挖苦他。例如名嘴科林考沃德最近仍然在节目上这么表示:LeBron James is the MVP, and Joel Embiid is the DNP.,可见主流媒体对他的偏见依然存在。

在这期间,萨姆-辛基对恩比德的 the process不加质疑,并很好的保护了丧弟之痛与脚踝接连有伤的恩比德;但对辛基的事业来说,他是一个无法主导社会媒介与左右自己事业的人,在遭受全社会的非议之后,最后只得黯然离职,落得饭后谈资。恩比德的大脑完美的认知到,他本人与辛基、76人之间的名声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只有他一个人证明自己是不够的,他必须要带着76人完成辛基的使命。因此他对运动画报的记者是这么说的:「回想一切让我了解到,我至今所遭遇到一切都将为我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预做准备;我认为我自己就是「过程」本身。」这并不只是力挺辛基的公关宣言而已,他甚至要求76人主场播音员在介绍他出场的时候将台词改成The 7-2 center from Kansas, No. 21, Joel the Process Embiid.

恩比德对于今天能上场打球证明自己,最感谢的是排除万难让他留在76人队的辛基,他也用行动去维护辛基的名声,把Trust the Process的招牌一肩扛下,线人的名声当作是一个共同体。去年全国直播中被森林狼痛宰过后,他也表示他的工作是「改变球队的文化」,因此当球队在TNT与ESPN上出洋相的时候,他会感到相当自责。一切都显示他考虑的不只是自己,而是他所在乎的一切。

但要在主流媒体的舞台上扭转既有形象非常困难,就如同洗刷他家乡在美国人心中的既定印象一般缘木求鱼。不知道哪来的想法让他开始招惹金卡戴珊、蕾哈娜,甚至想在推特上招募詹姆斯等,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小丑。这些行径理所当然招致主流媒体的嘲笑,但他强大的能力则让大家不禁每次都捧腹大笑。像是跟蕾哈娜的「家庭晚餐」,以及把他P上自己的球衣等等,也让他得到了以前没有过的社会关注度。

上个赛季他成功复出之后,这些社交网路上面的讪笑与看热闹的网友,却被他的球技所折服,也让他成功从纯粹的丑角,转变成一个特色鲜明的球员。尤其他在场上会鼓噪,会煽动观众的情绪,甚至会与对手呛声。像是常规赛第一场就呛声亚当斯说他盖不着我,以及暴扣杰弗森之后喷垃圾话等等,都跟现在生产线上的乖小孩形象球员完全相反,但观众看到了一个在场上跟网路上性格完全一样的球员时,对他的兴趣就更高了,并随着恩比德在场上的表现进步而逐渐沸腾。

这股沸腾在上季明星赛投票时他去招惹其他人的时候爆发,当时恩比德到处调戏名人简直无往不利,如川普总统要求帮忙拉票,以及跑去学川普吐矿泉水,都让人啼笑皆非。但这种特殊的社交策略确实让恩比德在粉丝票选上完成对勒夫的反超,即便最后球员与媒体的投票结果让他与明星赛先发失之交臂,但也让人见识到恩比德非典型社交营销能力上的造诣。

今年NBA社圈最大的话题人物当属球爹家族了。自创BBB品牌,到球哥进湖人,最后到球爹带着两个小弟去立陶宛打球,这位老爹的作法真可算是搅乱一池春水。

对恩比德来说遇到球爹也算是一种棋逢敌手了。除了要求自己的小弟西蒙斯务必颜扣球哥到他老爸出来救他之外,在推特上一串火力往来之后终于迎来湖人与76人在斯台普斯的天赋对决。恩比德当晚交出历史级的46分15篮板7助攻7封盖的表现,帮助七六人最终获得胜利,但更多人关心的其实是恩比德当晚的社交媒体发言。恩比德也不负众望,在ins上反将球爹一军。不过后来湖人回访费城取得胜利之后,两大社交巨头终于握手言欢。当然互相呛声是真,但可以看见这种互动比起联盟当中明星之间假惺惺的互动,带着更多的真情流露。

这当然也代表恩比德的功力已经到了一个新的境界。他的幽默已经获得大多数人的认可,而且并不只是赢球的时候才意气风发,而是这种活出真性情的生活方式已经成为恩比德的一种招牌。例如赛季初面对勇士在上半场大幅领先后被大逆转,恩比德也很大方的幽了自己一默,表示「终于知道砸了大幅领先是什么感觉」(其实他们老干这事)

这种风格也让比赛变得有趣很多,让恩比德多了很多「劲敌」,如桩神就一直被恩比德挖苦,但也让双方在场上的激烈竞争更加的有趣。唐斯更是在回嘴的时候直接被刺中要害,嫌弃恩比德在ins上照片的画质,被反将一军说「至少比你的防守好」(该晚恩比德28分12篮板8助攻,这也有唐斯的一份「功劳」),各种让粉丝拍案叫绝的段子在恩比德的社交账号上信手拈来、如火纯青。

在推特上疯狂还不够,在球场上下他还不忘帮助76人洗刷这些年来摆烂留下的臭名。在开季之前雄鹿老板不知道哪根筋不对跑来招惹76人。他说「比起费城那些在喊过程的,我更重视结果。」暗讽76人最终没有打入季后赛,恩比德也又受到一次膝盖伤势的影响,不像雄鹿终于进入季后赛的舞台一般风光。

恩比德在本月终于迎来第一次与雄鹿的较量,29分9篮板2封盖的表现自然赢过了字母哥伤缺的雄鹿,但重点是推特大王又开始大发神威了,不禁令人怀疑他是不是有一个本本,专门记录着那些曾经看轻,或是调戏他与76人的「敌人们」,像是扎小人一般的,逮着机会就不忘回怼。

总之在各种质疑与奚落声中,恩比德用比去年更出色的表现带领着七六人回归季后赛的竞争行列,最终投票结果也让他终于获得迟来的全明星先发资格。但TNT的记者赛后访问时却给他设了一到坑,问他现在终于进入明星赛了,有没有什么话想通过TNT给谁传话呢?之所以会这样问是因为很久以前恩比德发过推特,暗示蕾哈娜表示过如果恩比德成为全明星,她愿意跟恩比德出去约会。

恩比德当然知道这又是TNT想起哄所布的局,但他却做出了非常惊人的回答:「我以前对她示好的时候被无情的拒绝,现在我又何必回去自讨苦吃?」这段话让他成为第一个在全国直播中「拒绝」蕾哈娜的人(当然蕾哈娜也没有在意这种事情),不过这个回答则让所有支持他的球迷兴奋到爆炸,大批人跑去蕾哈娜的instagram 上@恩比德,可见恩比德的社交影响力已经超出你我所能理解的范畴。若不是有这样独特的人格特质与社交形象的自我打造,他不可能在球迷投票中得到东区前场第三,自然也不可能被选入全明星的先发。

但恩比德的哲学故事在这个案例中带给我们的启示岂止如此?当波神还在抱怨媒体与群众不够专业,不像球员投票这样肯定他,让他最终在选票上输给恩比德时,反而突显恩比德善用他的媒体曝光机会,去证明一件事情:即便不需要传统的包装,他依然可以成为一个特色鲜明的明星。他用行动讽刺现在的美国梦已经不再是每个人机会均等,而已经变质成只有天选之人能够通过被拣选的管道往上爬。他所作的不过就是打破框架,让大家看到真正的恩比德,并且让大家自然而然的被他感染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